“大师”扎堆街头算命之风难除

  据了解,在省城除了大观庙景区周边以外,千佛山景区北门外、洪楼广场附近、历山路铁路桥下、三孔桥附近、西市场附近等多处都有打着《周易》旗号的算命“师傅”的身影,不仅影响了市容市貌,且多为市民所诟病。

  6月14日上午9 时,记者在千佛山北门外旁听一位男青年算命被“师傅”下了“逐客令”,美其名曰保护“当事人”隐私;上午 10时,在历山路铁路桥附近,有6 位“师傅”在等候生意,有一背小孩的外地中年男子在某“师傅”前聆听“教诲”;下午3 点,记者来到洪家楼广场,“师傅”们三五成群,坐在广场东侧的树荫里,不时招揽路人;当记者下午6点赶到三孔桥时,街面“师傅”都已下班,夜市老板正在出摊;晚7 点,记者来到西市场附近,有位来自枣庄的“师傅”还在“加班”。

  记者从省文化厅文化稽查大队了解到,目前,针对这类人员和行为的管理在政策法规上存在盲区。实际中的做法是:在市区马路边摆摊的,一般由城管部门管理;在市区开店、郊区家中定点算命的,由公安机关管辖;专门的起名算命公司,则由工商部门审查其是否具有营业执照和执照上登记的经营范围是否符合实际。

  洪家楼广场附近王先生向记者介绍,这些“师傅”大多五十岁以上,退休在家无事,研究算命也成了一种精神寄托,说得好听点是“老有所为,老有所乐”,但不可当真,凡事都要靠自己努力;三孔桥附近刘大娘认为,年轻人经验、理性缺乏,要多和大家沟通,没有算命的必要;西市场附近孙女士则表达了另外一种观点:有些道行高的“师傅”确实算得很准,在人生十字路口的时候,他们往往能够提供不少中肯的建议。

  据知情人士透露,现今预测术门类繁多,且多有新派旧派之别,“民族文化心理导致了民间算命“师傅”的大量衍生,在某种程度上他们充当了心理咨询师的角色。”山东大学易学与古代哲学研究中心副主任林忠军教授表示,“同时,这些处在社会底层的算命职业人员,为了增收,往往刻意夸大算命、 风水等功能。另外,易学研究与从事《周易》卜筮和以易学卜筮为基石而建立起的命理、相术、堪舆、六壬、遁甲等应用之活动有着本质的区别。把易学研究简单等同数术,称为伪科学是一种误解。”

  易学专家、湖南大学文学院郭建勋教授认为:“《 周易》 的卦形、 卦爻辞本身并不能预决凶吉,但它特殊的结构与表达方式使它具有了模糊性、灵活性、空白性,形成极大的张力,从而给卜筮提供了想象发挥与灵活解说的广阔天地,卜筮者可以利用《周易》的这种特性,结合历代种种有关《易》筮的方法,然后运用自己的知识,通过对已有情况的综合分析,作出对未来趋势的判断。《易》之筮法只是一种工具,一个中介,预测事物吉凶的某种判断,最终仍然是占筮者自己的意见。”

  “从严格意义上来讲,“科学易”包括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两个部分,“科学易”的兴起纵然带来了很多牵强附会的东西,但总体来说是一个进步。”林忠军教授表示,“但从来没人讲算命是一种科学,它不能满足实验、仪器、数据等科学的基本要素,同时,算命具有不可证伪性,又不能简单地称之为伪科学。”

  近年来,随着易学热的逐渐升温,各种解释和说法越来越多,很多观点越来越脱离《周易》本身的应有之义。现在最热的,甚至是《周易》预测、算命、风水之类。 2008 年,中组部下发《关于 2008—— 2012 年大规模培训干部工作的实施意见》,推行干部自主选学,《周易》成最大热门;很多《周易》研究团体公然冠以“易经科学研究所”、“易经科学研究院”、“自然信息预测研究院”、“科学预测协会”、“易经应用科学院”等名称,一些起名算命公司堂而皇之挂牌经营;另有报道说,南京办了一个高级风水师培训班,主要讲《周易》,报名者多达接近五千人;与《易经》有某种关系的各类网站、研究团体,更是数不胜数。

  郭建勋教授强调:“《易经》既是一部伟大的哲学著作,但因为中国的传统哲学更多的是一种伦理哲学、政治哲学,故而在实践的层面上,也可以给人提供丰富的生活智慧,而且成为我国传统核心价值的重要组成。其中许多理论表述和具体卦例,给人们以极大的启示。这就是《周易》最重要的‘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